注册  |  登录  |  English
历经了半个月的寒风洗礼,奶奶家门口的银杏和水杉终于掉光了它们的黄发,地上掉落的落叶锋利如刀刃。我知道:冬天来了。
一切都向着新的风格变化,仆仆地裹上一层冬日特有的气息。汉山戴上了她的白色礼帽,汉江穿上了自己的枯叶色红裙,太阳 收起了他曾经肆意狂妄的笑容,躲在云的那头不敢露面。
我不由得停住了脚步——脚下是一片从未见识过的冻土,其上的裂缝令人咋舌。
家乡特有的黄壤泥土,被这扼人的白色气流冰封起来,又被刀刃似的寒风无情地划出这样的裂缝,交叉、纵横,未能寻其发端,不可见其终极。
家乡的腊肉
一道道锋利的裂缝,穿梭在油菜田野之间,他们如此坚韧,就像旁边那出寒冬而不萎的油菜。凛冽的寒风扇动了油菜的叶子,也加深了这些裂缝的纹路。
再往远处看,这些裂缝似乎有了生命,互相争斗起来了,冲刺着,嘶吼着。数百条被风刮出的裂缝,如冲锋战士般不断厮杀,在这又长又窄的田坎上,为了自己的一丝空间 战斗。他们又如狂风骤雨般凌乱,是怨仇难却的愤泄;如剧变的积云般翻滚,是不惧压迫势力的勇猛;如烈火狂蛇般舞动,是挑战未来的生生不息。他们交织在一起,扭打在一起。在这 冷 硬的僵土上,进行着如此壮烈、如此震撼的裂缝之战。
这些裂缝,让寒冷的空气变得燥热,使不住躲藏的太阳羞愧,使准备入睡的世界变得兴奋。
不见群山,却见绝壁。这片冻土如此干脆利落地裂开,使我想起了蜀道“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的峥嵘与不可凌越,想起泰山“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般的雄浑,想起天姥山“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的突兀;不通溪流,却成江河。这些斗折蛇行般的裂缝,使我想起长江“石头城下涛声怒,武骑千群谁敢渡”的气势凶猛,想起“一气连江色,寥寥万古清”的壮观,想起“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般的奇雄阔远。
家乡的油菜花
无数条裂缝中隐约传来沉吟的响声,与泥瓦房墙壁上那被烈日曝晒出的裂缝、灶台上那被熊熊大火烧焦爆开的裂缝产生了共鸣,只听见嗡嗡,嗡嗡,嗡嗡,让人想起奶奶干裂嘴唇的翕动。嗡嗡的悲壮的宣泄,嗡嗡的令人战栗的激情演奏,嗡嗡的田野闪烁着露珠的希望之光,嗡嗡的油菜叶上的茎络又想要排解冷风招致的阵痛。这一切嗡嗡细语都好似诉说着人生的波澜起伏……
这冻土上镶嵌着的裂缝全力地延伸着,争夺着,使我为其感到震撼,为其倾倒颠覆。我感到他们刺破了我的体肤,撕裂了我弱小的心脏,与我无缝地对接并融为一体,我竟从来没有如此真切地感受到生命的流转、活跃。
——“宇宇!”
我突然从沉醉中清醒,天地间灰蒙蒙的,如此孤寂冷清让我觉得陌生。不远处传来了奶奶呼唤我的声音,我奔向她,拉着她皲裂的手一起走回了家。
我的奶奶
奶奶的双手,其实正像这片冻土,填满了裂纹,那些大大小小的疮疤和裂痕,记录了奶奶年轻时每一个满怀热血的瞬间,是她一生不辞劳苦的  写照。这些日日夜夜迂回穿梭于田间地头所换来的掌间裂痕,迸发出别样的生命活力。那是一道道实在的纹路,它们陪伴我走过一个快乐的童年,曾给我带来无限的安全感。那些裂痕就像奶奶的名片,每当我一触碰到她的手,我都能感觉到奶奶内心那团烧不尽火光——那装着土豆和白米饭的农民躯体终究不愿停止劳作。
冬日里镶嵌在冻土上的裂缝,穿插在油菜地头,它们富有生气,坚韧的就像那片油菜。
奶奶的手
—————————————————————————————————
尊敬的西部故事的评委:

感谢你们对我的参赛作品的肯定以及评价!感谢我的家乡、生活、家人,让我在不断的学习和成长中得以展现自我。

其实在当时我看到这篇作文题目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家乡特有的油菜。

在我的家乡,油菜秋末种下,夏初收割,他生长的最迅猛的时候,却恰巧是处于天气最为恶劣的冬季,颇有一番寒冬腊梅的感觉。生活在他成长的时候用痛苦亲吻他的枝芽,他在春天到来时却报之以最美的油菜花海。不过,我换了一个不平常的角度来写这片油菜——田边小路上被冻出的裂缝。通过明写路上的裂缝来暗比油菜叶上的茎络,进而想要表达出对油菜顽强的生命力和活力的赞颂。

其实关于对于奶奶的叙述是写到一半突然想到并编织进作文里面的。因为在写作过程中,我的脑海总是一帧一帧地浮现出奶奶在田间地头劳作的画面。

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在外打工,我的童年都是在奶奶的照顾下度过的。回想起小时候奶奶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下雨天背着我趟过上学泥巴路上的大水坑,看卡酷频道到深夜对我的催促,每一个我吆喝着饿的夜晚下床给我炕摊馍,在我被牛角蜂蛰了发旋后跑好远去问人讨要人母乳(家乡有一个说法是母乳可以消去牛角蜂刺的毒素)等等等等,这些美好的回忆使我禁不住想要写下我的奶奶。

还记得家里养的第一只猫是奶奶让我选的,奶奶买那只猫的初衷是捉老鼠,但是最终却成了我每天放学心心念念赶回家疼爱的物什,也成了我和奶奶隔代关系的沟通纽带。后来那只猫凌晨时候在我床上生下了第一窝崽,奶奶一边嘟囔埋怨床单脏一边和我耐心的打理着几个刚认识这个世界的小可爱们。我记得埋葬走掉的老母猫时我伤心欲绝,奶奶随后就在厨房做起了拌汤安慰我。不知怎的,那天的拌汤吃起来格外暖心,让我的悲伤缓解了不少。

其实奶奶也不总是那么温柔,比如她会在我吃饭不安分的时候用筷子头顶我脑袋,那种疼痛现在却成了我怀念的东西。

之所以会因为裂缝联想到奶奶,还是因为奶奶那双粗糙的双手,那双经历了世间百态与沧桑的准农民的手。奶奶喜欢拉着我的手去各种地方。一开始我是非常抗拒的,我细嫩的小手和她粗糙的大手放在一起矛盾极了。但是后来,我却变得离不开那双手,以及那双手背后的温暖与爱。

再次感谢这次西部故事大赛给我一个展示的机会,也十分高兴评委们可以读出我想要表达的对于奶奶的真挚感情。我相信,每一个真实的作文都是有价值的。谢谢!
33    |       |    0



总数:0 当前在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