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一碗面,一方人》获奖感言
2020-03-08
一碗面,一方人
谨以此篇,赞美我的家乡
飞雪不知何时偷溜进夜的深沉里,点点无声的落在瓦沟,恬静小巷处,又是面香四溢,为冬日添了一分热腾腾的温暖,暖了行人过客,暖了人间烟火。
                                                 ——题记 
陕西,我的家乡,十三朝的悲欢离合全都涌进了这方被黄河灌溉的土地上,它是“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似天地之悲鸣”的袅袅埙音;是“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大唐不眠梦;是“愈捶愈裂,震动山河”的安塞鼓声,几千年的古都风韵,都犹如滚滚浪涛,涌入我的童年,充溢我的依恋,融入我的血脉。
又是冬初,城中增了些许慕寒,晚风微凉,本就单薄的斜阳早已不见了踪影,消隐于淡月微云后。我打了个寒颤,缩了缩身子,步入茫茫白色,绕过喧闹的街集,就径直走向一家老字号面馆。
陕西人冬日最喜面食,我也不例外,闲时都要来吃上几碗油泼面,才觉得冬日算过了。我推开虚掩的门,迎面扑来一股浓香的热油味,寒气消隐,油香缭绕其间,屋外虽然白雪皑皑,但屋内却是火云如烧,几个师傅穿着白短袖,肩上搭着白毛巾,汗流浃背,他们从容淡定,不紧不慢地将手中的面条一扯一合,一提一甩,来回三次,如舞剑一般行云流水,大有侠客仗剑天涯的潇洒,有几次我以为要脱手,谁知面竟稳稳当当地落回他们手中,被甩到锅里,我又一次深深地被折服了,这种独特的艺术真是百看不厌啊!
 “师傅,一碗油泼!”我一面赞叹,一面高声喊道,
“好嘞,稍等!”师傅也同样高声应和道。
我挽起袖子,摩拳擦掌,焦急地等待着,大约十分钟后,未见人影,面香已至,我忙接过大碗,拿着长筷就大快朵颐起来。
油泼面堪称陕西一绝,在秦汉时期被称作汤饼,隋唐时又叫做“长命面”,从古至今的风味烩在油泼辣子里,便有了更加回味悠长的口感,将烧得滚烫的油浇在面上,“滋啦”一声,香味扑鼻,其实辣子并不是很辣,但是红亮,一搅动便有滚滚油香,令人食欲大开,扯面劲道有嚼头,软黏适中,和着碎葱蒜末,满是辛爽,就着新鲜的豆芽青菜,再喝口面汤,怎么也腻不了,一口便当真是人间至味,怎一个“香”字了得?我们陕西人偏爱这浓油赤酱,一碗油泼,整个冬日就火热起来了。
我沦陷在舌尖上的享受中,想起《白鹿原》中吃油泼面的场景,蹲在土泥地上,边吃边吸溜,好不快活,陕西人爱吃的,是豪爽的快感,是倔强的韧劲,是肆意的洒脱,正如这方土地,这方朴实热情的人。
我们一家是土生土长的陕西人,我自小在奶奶家长大,奶奶从医,心直口快,常常会得罪乡亲,但邻里从未怪过她一句,每逢冬日,还总会送饸烙,甘蔗,奶奶也总是回赠大家,人们之间就像是一个温馨的大家庭,而家人的缺点,又有什么可生气的呢?这里的乡里乡亲,心心相通。
遥记一年,瑞雪点枝头,霁色冉冉,村里下午要放电影,奶奶早早买了油泼的调料,一过中午就忙活起来,我望着她忙碌又辛劳的背影,心中忽的一片温热,我知道,她又要忙活着给大家伙做面了。
正当奶奶满头大汗的揉面团时,隔壁的冯阿姨带着三个婆婆风风火火地就闯进来了,冯阿姨提着青菜豆芽,两个婆婆手里各端了一摞碗,另一个抱着一小桶油,一副要大闹天宫的架势,她们利索的放下物件,三下五除二就加入了“油泼面作战”的序列,奶奶扯面,婆婆们洗菜,冯阿姨炒菜,大家十分默契,看来都是“老战友”了啊,我也闲不下来,赶紧帮着打下手,时不时还忙里偷闲窃听老人家们的对话,哪家儿子要娶亲了,哪户今年苹果收成不好.......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小村庄,人们互帮互助,促膝长谈,在不长也不短的日子里,刚好跟上岁月的脚步,留住冬日的幸福。
不大一会功夫,我就被奶奶招呼过去给大家发饭,一碗碗香辣的油泼面出锅,邻里无不称赞,大家聚在小小的饭桌上,欢语喧阗,笑声不绝于耳,杨叔一高兴,站起身就吼起秦腔来“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地板头都是木头”宽音大嗓,直起直落,配着生动又夸张的表情,惹得大家纷纷跟唱,一时间,小院都变成了一座戏台,奶奶虽然疲惫,却也被感染了,她一字一句的教我如何吼秦腔,而我,也一本正经的学起来,还能有模有样的配上手势,一处院落,四面欢歌,我们伴着温暖的阳光,伴着微红的流云一起热闹,不觉时光就悄悄流逝了。
时至黄昏,我们便出发了,电影是老片《地雷战》,我看过许多遍,其实家家都有电视,但是人们还是喜欢聚在一起,电影里枪炮声不断,革命的号角响起,大家连连鼓掌叫好,这时,杨叔突然回头,往我手中塞了一袋苹果,憨实的笑了:“小渔,把苹果给你奶奶,这面,香得很!”我应声,也笑起来,不知为何,我的心沉甸甸的,情感似乎充斥了我的胸膛,那是温情吧,家乡给予我的,最诚挚的温情。这面,确实香,有它的冬天,便不觉严寒,面暖了胃,也暖了心。
电影散场了,晚风吻过我的眼角,曲径通幽处传来着几声鸟鸣,清亮婉转,月慵懒的依靠在树枝上,我伸手,仿佛抓住了它,你瞧,它也是那么幸福,它也热爱着,我的家乡。
那夜的月仍在天空吗?我从思绪中被拉回老字号店,双眸透过被雾气迷蒙了的窗,看向远方,心中如是想。
面吃完了,可我突然觉得味道不负当年了,我披上外衣,走出门去,小巷人潮渐稀,街集也在夜色里入眠,一片漆黑,路灯昏黄,我只好小心翼翼地滑着走,心中不免惊慌,忽然,身后几束明亮的灯光从我身后映射来,我蓦然回首,一个师傅握着手电筒,朝我喊道:“娃娃,路上小心点!”我心中一暖,胸中也明亮起来,我点点头,回之一笑,原来,只要那红亮的油泼在,冬日的温暖就与之相随,其实,陕味从未变过啊!
   陕西是我的故乡,我每天都在感受着它的呼吸,它的每次脉搏心跳,它的一晨一昏,它的一晴一雨,它的一冬一夏。奔放朴实只是陕西人的待客之道,融入他们骨子里的,是属于北方的温暖与豪情。
我爱我的家乡,亦如我爱这一方朴实的人;
我爱陕西人的朴实,热情,亦如我爱吃的那油泼面;
我爱油泼面的热辣,亦如,爱陕西人如面般浓烈绵长的的情感;
我爱陕西的冬日,亦是,爱只属于陕西的温暖!
这一碗面,这一方人,暖了多少行人过客,暖了多少人间烟火。
那夜的月仍在天空,昨夜是,今夜是,依旧是!
—————————————————————————————————                                                  获奖感言
       无比荣幸在此次大赛中获得金奖,谢谢西部故事带给我的所有的不期而遇
也谢谢所有温柔的旅人在此驻足,感恩吾师,感恩那并不遥远的心之所向
       请借我一点点时间,带你来看看我的世界。
       这篇文章写于一个温凉的夜晚,我坐在飘窗上,旁边静放着一本三毛的《温柔的夜》,第一篇是拾荒者,讲述了三毛从小到大对流浪的情怀,读后,我就对无拘无束的漂泊心生了向往,风好似也喃喃着,看月多么孤寂啊,可天涯各方的行人,都在凝望着它,我陷入了思索,久久无法自拔,思绪流转,忽然便想起那间老字号店,斑驳的回忆回荡心潮,我忆起那次的上弦月,心中一片温存,故事就这样开篇了 
月也许不哀愁,亦是最澄澈的温柔
   “君从故乡来,应知故乡事”豪爽是陕西的代名词,但作为它的孩子,我深深的感受过那属于北方的柔情,每每在它的呵护下成长,都无比心安,在街头,在小巷,在闹市,乡邻之间的和睦在这个流言蜚语的时代依旧单纯和执着,这便是陕西人的温柔,时光都没带走
油泼辣子一道菜
       我无法将陕西的美好尽数写出,所以选择了代表性的油泼面,我想诉说那滚滚油香下的暖暖柔情。
       奶奶那次给乡邻做面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她匆忙又喜悦的身影仿佛烙印在脑海里,和着院落的秦腔,还有柔了人心的月光,一起留在那熟悉的人们互帮互助,促膝长谈的小村庄,,在不长也不短的日子里,刚好跟上岁月的脚步,留住冬日的幸福。   
从古至今的风味烩在油泼辣子里,便有了更加回味悠长的口感
         后来那次去吃油泼面,本是去暖暖胃,但是暖了心,没有想到素不相识的师傅会这么关心一个并不熟悉的顾客,那一束光所照亮的,是在详实细琐的平凡中,闪烁着的珍贵
在路上,去何方,都是他乡
       一晨一昏,一晴一雨,一冬一夏。奔放朴实却又熠熠生辉,柔情似水

    “我爱我的家乡,亦如我爱这一方朴实的人;
       我爱陕西人的朴实,热情,亦如我爱吃的那油泼面;
       我爱油泼面的热辣,亦如,爱陕西人如面般浓烈绵长的的情感;
       我爱陕西的冬日,亦是,爱只属于陕西的温暖!
       那夜的月仍在天空,昨夜是,今夜是,依旧是!”

一碗面,诉说着一方人
86    |       |    0



总数:0 当前在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