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冬日里最美的风景线
2019-12-13
“立冬小雪十一月,大雪冬至迎新年。抓紧季节忙生产,种收及时保丰年。”盼望着,盼望着,新年将至,不少人早已准备好年货,但在我的老家,要说起“过年”,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一定是“杀年猪”。农历冬月,杀一头壮实的架子猪,也算一年的幸福生活到了头,便也期望来年也能有一个不错的兆头。
冬至前后,杀猪的人多了起来,“杀猪匠”(四川方言,指帮人杀猪的人)的档期也是爆满的,要是没抓住机会,排到除夕都是有可能的。外爷就是一个“杀猪匠”,在整个冬天几乎都是早出晚归。杀猪只有一个“杀猪匠”是不够的,还得需要几个“按猪的”(四川方言,指帮忙把猪按住不让猪动弹)的人。杀猪得先把猪从猪圈里引出来,用个口袋盖住它的头,仿佛猪也见不得血腥,再把它的后脚用根绳子拴着,每当看到这一场面,总少不了外婆的叹息,家里人都知道,猪是外婆一点点养大的,外婆也无奈,总是叹息“杀吧,杀吧”,把猪引到院坝(四川方言)“杀猪匠”拿出刀给了猪一个痛快,拿个盆子出来接猪血,再把猪扔进黄桶里,给猪刮毛再将内脏取出洗净,其中一些内脏非常有利用价值,最后把猪肉切成抱枕大小的块状,这猪也算杀好了。
杀完猪,外婆就要给“杀猪匠”和帮忙“按猪”的人用刚杀好的猪烹饪一桌美食,小孩子们是十分盼望杀猪的,不是为了看杀猪,只是为了那顿美食。因此,我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一个“杀猪匠”,我便站在“灶台”(四川方言)旁,等着外婆烹饪好美食,像什么炒腰花、炒猪肝、豌豆尖猪血汤......便迫不及待的登上桌子,等这一会儿“大开杀戒”。吃完那顿饭便又盼望着来年杀猪那一天,又极不情愿的去帮外婆把猪肉腌上盐,等着烘成腊肉。
四川的冬天也许不像老舍笔下《济南的冬天》的可爱,也没有北京夜市的热闹,没有重庆火锅店的温情,但这是独属于四川人的豪爽,过一次年杀一头猪便是四川冬日里最美的风景。亲爱的朋友,若你来到我的家乡,我愿一起与你品尝那顿杀猪时的独特体验,让你充分感受到四川人的热情与豪爽,这就是我的家乡,这就是四川的冬天。
杀猪的场面
作品
334    |       |    1



总数:0 当前在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