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冬日最美的红日 白金奖
2019-12-09
万古天地烈雪铮,刀剑煮酒千里风。吾辈山海朗明月,共赴金城一场冬。大雪未销满弓刀,红日驱尽天下疾。
——题记
雪峰苍穹·孩子
我生在漠北,长在边塞,听的是秦腔胡曲,见的是沙场忠骨。
我十二岁那年,下了二十年间最大的一场雪。在白云去来的满天风雪中,我那彼时还是垂髫之年的胞弟兴奋地大喊大叫,扑到雪中玩耍,风雪落了他满肩。
我那时正靠在母亲身旁,边喝着那热腾腾的姜茶边看落雪。
这是元狩五年的冬天。
“北风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听家中的老人说,以往的冬天可无如此平静,那时一年四季都在四处征战,百姓也都个个提心吊胆,浑浑噩噩地过一整个冬天,哪像今天——
镇上的书生哥哥告诉我,这都是霍去病将军的功劳。三年前,霍将军率一万骠骑出陇西,转战河西五国,再越过焉支山,六天中急行军一千多里。在皋兰山下重创匈奴,歼灭近九千人,俘获匈奴祭天金人,因功加封食邑二千户。之后,他又决定孤军深入,歼敌三万余人。
从此,我大汉王朝控制了河西地区。匈奴为此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他言及此处,激动得不行,一个劲地跟我说,现在我们这儿才配叫金城,真正的固若金汤。
我望向远处,在那儿能模糊地窥见祁连山的轮廓,在风雪中屹立。不知何时,一轮红日升于青天之上。雪光仿佛都染了荣光。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我同父母去送行将士的时候,雪下得更大了。可远处的雪峰仍挺拔,头顶苍穹,这轮红日仍浩荡。
看到了,我看到了!我于红日尽头望见了一个傲然的身影,三尺青锋剑指泱泱。我身旁是秦岭巍峨,脚下是黄河流淌。
这儿是金城,是大汉。
红日之下,我忽然哭了。

万里冰霰·士兵
日复一日的大雪纷飞,白了丰碑石刻,白了青山兵戈,白了风沙广漠。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元狩四年。
我是元朔四年那年参军的。彼时也是冬日,当然雪没下得这么大。这么久过去,当时的人和语言都模糊了,唯有背景在这此去经年中,越发清晰了,历历在目。
当时,红日照万里。
前些日子我去镇上,遇上了一个书生。他满口的之乎都也听得我心烦。我倒是没心思同他聊这些,心中心心念念的只有喝些好酒。知道这叫什么吗?他说,这叫“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我只觉得他在骂我,咒我死。我十五那年入的伍,压根没时间读什么诗词歌赋。几乎所有日子都四处征战,仔细想想,似乎也有十多年了。大半时间是在西北与匈奴杀伐的,以前局势不算好,还是最近些年才屡屡得胜。
这些年来,我随霍将军到过河西,越过焉支山,行至皋兰山,再一路深入。
得胜那天,帝王赠御酒一坛,犒赏有功将士,酒少人多,于是霍将军倾酒于泉中,与众共饮。马鸣风萧萧,大漠风沙广,八百男儿共饮唱。
此回我们出征时,所有父老乡亲都来了,为我们祈福,只愿我们凯旋而归。有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看着我们,竟还哭了。
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真的回不来了。我十次征战有八次从这儿出发,从来是黄沙漫眼扰乱青天,雪满天倒是头一回。
前方将士们身影在风雪中,像一条蜿蜒流淌的墨河。
冬日,金城,征战。
天上的太阳啊,倘若我真的一去不回,请代我看着大汉,看着金城,护佑这儿固若金汤,护佑它的子民万福安康。

“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
“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
百川无涯·书生
我三岁识千字,五岁阅诗经,七岁熟读四书五经,九岁精通诗词歌赋。
我目及所处,便是所到之地。
这天,元狩四年的一个普通冬日。
镇里,有个孩子问我江南是怎样的。我于是给她讲桃红柳绿,湖光潋滟,亭台楼阁。她听得入了迷,不禁喃喃真美。
我忽得涌起一股不怠,彼时正是深冬,狂风呼啸大雪纷飞。于是我推开门,在风雪中张开双臂,跟她说:“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可我大西北不同,我这一拥,便是金戈铁马山川无涯。
冬日里实在太冷了,我只觉得脸发白。可“脸红是血勇,脸白是骨勇,脸青是气勇。”男子汉顶天立地,求的不就是天下入怀而已吗?
倘若天下安乐,我等愿渔樵耕读、江湖浪迹。倘若盛世将倾,深渊在侧,我辈当万死以赴。
这便是血性,风吹雪覆掩不住的血性。
我大西北的血性,我大华夏的血性!
日光照在我身上,竟慢慢回暖了些。

红日初升·说书人
我写了个故事。
这个故事有稚嫩却坚定的孩子,有明知一去不返却义无反顾的士兵,有手无缚鸡之力却欲揽天下入怀的书生。
他们没有来路也没有归途,单薄地立于风雪中。牵引他们的,是一片处于西北名为甘肃的土地,一个雪花纷飞的冬日,三颗炽热的心,和一轮悬于青天之上的红日。
历史的车轮不断向前,一个朝代的衰亡,一个朝代的兴起,日月更替,时代更迭。时间在变,但土地没变,土地上的人也没变——坚定而傲然的人,构成了甘肃这片天。这样的品质,便是我们甘肃的特色,是我们刻在血脉里的传承。
甘肃和别处不同,它不是温柔乡。它同我们一起沾风雪,染风沙,满身伤痕。金城(兰州)、酒泉、玉门关、敦煌、祁连山、莫高窟……听着便是金戈铁马的肃杀气息。
甘肃便是一块如意,一块璞玉,心血付之,殷殷琢磨。此玉一成,必当光昭天下,焉用其他!
我找到我的一轮红日,惟愿它能驱尽天下的魑魅魍魉,荡尽四海尘埃。为将这轮红日重新托于煌煌青天之上,我愿意用尽我全部的生命,倒在风雪中也在所不惜。
此时沧,彼时桑,天地皆平凡。可冬日里那轮最美的红日,永远不灭。
复赛
复赛
复赛
复赛
复赛
复赛
复赛
复赛
复赛
复赛
154    |       |    1



总数:0 当前在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