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木门旧味记
       纵然今昔满桌佳肴,也难忘旧时淳朴乡宴。于是,我又走入木门这古老的小镇,兼一路风尘,在大千世界中寻觅触动味蕾的那一瞬,或能令吾泪流满面,心亦为动之。
                             ——题记
             金脆癞痢包
       当天边的朝暾射出的第一缕金光刺透那鱼肚白时,桥头的阿姨开始忙碌。阿姨熟练的将洗刷干净的小瓶油,油也是自榨的,缓缓倒出的也如同自己的精华一般。待油熟后,阿姨改为小火炆着。远远的也能闻着菜籽油的香味,就好像走在菜花田的田垠之间,满满的菜花学萦绕在身旁,闭眼便是金灿灿的一片。接着阿姨便开始和面了。阿姨并未用过于惊妙的调料。在面粉中加几个鸡蛋,褪壳的鸡蛋扑向面粉,并不即融,而是像荷叶上的露珠似的在面粉中打滚。之后,又加一些盐,味精等调料,最后再加一些酵母粉。可这并未完,阿姨还要挼搓面团,这一步至关重要,炸出来的是否劲道完全取决于它。只见阿姨揉,捏,砸,力道适中,面团在她的手中似有了生命一般,变幻出不同形状,有时面团拉伸变长,有时面团抱作一团,有时面团膨胀成一个小帐篷。接着,阿姨等它发酵好了以后,用筷子宛作一团,随着“滋”得一声,小面团儿便滑下了它的小泳池。随着时间的流逝。不一会儿,金灿灿的癞痢包便炸成了。轻咬一口,香味满溢,外表金脆,内部滑嫩。令人垂涎欲滴。
          至淳醪糟酒
        又到了漫天飞雪的冬了,与其同来的还有令人欢喜的年。年是一家子难得的团聚时光,人们会在这一天吃团圆饭,过热闹的除夕,在南方除夕之夜是不能睡的,必须怀着希望和家人一起度过除夕,这样象征着新的一天新的开始。而除夕之夜,人们困倦只时又如何充饥呢?这便是醪糟酒的功效了。在过年之前,家里的老人就会提前准备好醪糟酒,老人用布满茧子的双手细细的将糯米洗尽,将布在上面的灰尘洗尽,露出白嫩糯米,这不能不认真对待,因为它含着的是老人对子女最赤诚的心。将糯米煮好,放入备好的坛中,再加入一些酒,枸杞,红枣等佐料。最后老人再放入一些酵母水。又封坛放好即可。待酝酿到春节之际便可启坛取之。在寒冷的冬天,外面寒雪飘飘,而室内温暖如春,燂着的小罐正嗤嗤作响,白白的糯米不断翻滚,这是否有种白香山的“绿蚁新培酒,红泥小火炉。”的感受呢。而老人将熬好的醪糟放在你面前,沧桑温和的声音响起“囡囡,暖暖吧。”房外的灯笼透出缇光映在雪上,屋内,我在水汽氤氲中揾泪。
        追寻过木门味之文化,我覃思,现代人的思想是否会受其濡染呢?人的心中是否还留着那一丝对故乡温情的追忆呢?舌尖上是否还留着对故乡味道的眷念呢?
家乡癞痢包
温暖小店
家乡杂货店
午后暖阳
93    |       |    0



总数:0 当前在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