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青春的无瑕与无邪就在于它的一去而不复返,可望而不可求。——席慕容
时间的沙漏沉淀着过往,而记忆总是拾起明媚或是忧伤,不知怎的霎时划过心中的伤痛。昨日你眼中涌动的泪水和你说出的梦想,又泛起我心中的涟漪,想起那个阳光却生来折翼的姑娘。
阳光和畅,就是在这样一个初夏,我看着书隅居在草坪一角。抬头之间,看到她坐在远处树下,微风拂过她绯红的脸颊,四周如水一般平静,她却双眉紧蹙,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对着一颗发了芽的小树说话,她就是我的同桌。也许上帝总要将完整的苹果咬上一口,觉得不完美的人生才更有意义,就如同诗人苏轼所言: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她的人生便是如此。身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却生来就有先天性脑瘫,昂贵的医药费使这个家庭负债累累,她发育也比正常人迟缓,智力也不及他人,因为口吃,更不愿意和同学交流,只是将自己装在“匣子”中一人忧伤。在她心中唯有身旁这棵小树是最好的聆听者、最好的心灵寄托,她究竟将多少难言的话倾吐给了小树?那些说给小树听的话,嵌在青春的年轮里,慢慢长成参天的孤独。她独自一人对着小树说话这件事,我从未向任何人说起,一直都藏匿在心底。后来,在一次座位的调换中,我有意和她成了同桌,就这样我也成了她两年的同桌,她成了我一直挂牵的朋友。
 
她有病,所以双手总在颤抖,不难看出她握笔时有多用力,写字时有多努力。她的双腿成畸形,不能直立,即使站在地上也会因为平横问题摔倒在地,她总是会很努力的练习走路,磕着……碰着……汗水也湿透着衣襟,她摔倒后继续扶墙爬起,她脸上的笑容掩盖着膝盖上的淤青,疼痛只有她自己压在心底。随着时光荏苒,我与她心灵上的距离逐渐拉近。那日,她竟伏过身子来问我:我的梦想是什么?我很欣喜,将深藏多年的梦想告诉了她,我说:我想成为一名教师,在家乡这片土地上教书育人。我问她的梦想是什么,她愣了一下,泪光盈盈,仿佛用尽全身力气写下了一句:我渴望奔跑!盯着那张写着最平凡梦想的字条,我咽泪含情许久,许久。对于健全的人,这是多么平凡的事情,我们压根不必渴望,可对她来讲却遥不可及。
他说他渴望奔跑,他渴望在运动会上为班级争光,渴望奔跑时风掠过耳边时的清爽……那天,她弃自卑、羞涩于无影,挥手说出了梦想。无措的思绪,心中的荒旷在我心中泛起波浪。但就是从那刻起我替代了小树的位置,她开始愿意和我说话。
 
时光若白驹过隙,突然而已……两年同桌情,可毕业在即,每颗“星星”都会因为这场考试拥有新的人生轨迹。太阳照红了天边最后一朵还未归家的红霞,我扶她来到树下,我与她柳树下握别,百般惆怅,执手相看泪眼,纵使有千言万语那刻竟也无言。六月的空气中布满了离别的思绪,我们互送了毕业赠语。我为她写下了一句:奔跑,你从未放弃!她告诉我:分别,是为了更好的相遇!让我切行切珍惜!
如今我已是一名高中学生,对于那段时光总是有种“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的恋惜。是啊,切行切珍惜!当朝阳冉起,我应该感到庆幸——庆幸自己有一双明亮的眸可以看风景;当旋律响起,我应该感到庆幸——庆幸自己有聆听的能力;当危险来临,我们应该庆幸——庆幸自己有奋命奔跑的机会……
 
一句话,一时回忆,一段青春。微风拂过的夏天,她写下的梦想、她内心的渴望、她泪光中掺和的坚定希望、还有那张泛黄的字条——我渴望奔跑……
时间已做旧,少年今白发!青春的洪流卷走光阴,却卷不走那段回忆、那份感情。听呐!远方传来了那句:天再高又怎样,踮起脚尖就更接近太阳!
666    |       |    1



总数:1 当前在第页